SARS造就電商崛起,這波疫情又會有什麼數位行銷機會?

數位行銷除了會隨著科技進步而出現進展,大抵上來說都還是建立於民眾需求上,特別是像武漢肺炎這種突然出現且越演越烈的黑天鵝出現,對產業及市場造成破壞同時也可能會產生更多機會,特別是數位行銷及產業演變更是傳染病疫情最大利基市場。

就如同2003年SARS疫情爆發,讓原先只有聚焦在B2B商貿數位市場的馬雲看中中國市場除了阿里巴巴外另外一大數位行銷商機──網路購物需求──因而火速籌備並上線淘寶網。

雖然早在淘寶之前,Amazon早就已經布局消費商品電商市場許久,但這種聚焦在當地市場民眾需求找尋數位行銷機會作法,倒是武漢肺炎役情報發期間,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都可以思考轉型方向。如果找對機會點,甚至可能創造出往後至少十年市場優勢,就如同阿里巴巴集團從C2C淘寶延伸又切入天貓、盒馬鮮生這些B2C及生鮮O2O市場,創造出今日阿里巴巴電商帝國。

從2003年SARS到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在相同市場恐慌當中,不同在於經過17年網路購物、電商對消費者來說已經不再是「新穎」商業模式,甚至已經是許多人生活日常。

特別是在這段期間智慧型手機問市、行動通訊技術從2G來到4G更讓數位行銷存在更多機會點跟發展可能。

如前所提及,想要找到市場及數位行銷機會,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就必須先探查出消費者生活問題及需求。那麼究竟在武漢肺炎爆發後,消費者究竟還有哪些生活需求是目前電商、網購還無法解決?而企業又該如何透過數位行銷工具及方法來觸及這些消費者,創造品牌下一波利基?

疫情期間對市場主要影響,還是建立於恐懼上。

從SARS到今日武漢肺炎,首當其衝產業最主要都還是旅遊業、餐飲及娛樂產業。旅宿業因為民眾對於出遊恐懼,加上武漢肺炎發展至今其實已經於各個國家爆發疫情,旅遊業本來就一定會受影響。

電影院、KTV等娛樂產業其實也跟旅遊業相同概念,這類並非民眾生活剛性需求之產業類別,自然就會受到直接衝擊。民眾在武漢肺炎期間可以不從事娛樂或暫緩出國,但終究還是必須吃飯;因此餐飲業者便是要懂得善用數位行銷手段來降低武漢肺炎可能產生傷害之產業類別。

不單單只有餐飲業者,在數位行銷及電商越來越蓬勃發展後,O2O也逐漸成為近幾年潮流,相當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除了規劃電商銷售管道也會布局線下通路,即使透過網路銷售不會造成營收有太大影響,然而實體店如果門可羅雀,每天還是必須支出人事及各種硬體成本。

更遑論相當多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布局線下其實是為了改善電商通路無法觸及更廣泛受眾此問題,如果回歸到單純靠數位行銷導流、轉換,有相當大可能無法消化實體門市可能產生成本。

對於這類「新零售」品牌而言,面對武漢肺炎等黑天鵝應該有的數位行銷思維應該是:如何讓消費者購買阻力更加降低。

數位轉型已經是必然趨勢,但要讓阻力更降低。

早在武漢肺炎疫情發生前,事實上隨著數位行銷技術逐漸成熟、各種新穎方法及工具問市,加上無論B2B或B2C各種實體商業行為都受到數位行銷影響而有所消減,也讓數位轉型已經不是選擇策略,而成為必然趨勢。

就像近幾年逐漸成為主流的美食外送,如果餐飲業者早就已經投入並將其視為重點數位行銷方向,那麼在武漢肺炎爆發時不但可以有效降低風險,甚至可能因為民眾不想出門大量依賴外送反而業績增長。

對零售業者來說,如何發揮數位行銷近幾年一直探討的O2O落實就是武漢肺炎疫情期間相當重要工作。多數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針對O2O普遍都只做到同時布局線上及線下通路,又或者透過線下通路優化體驗,如此作法事實上都沒有真正落實「降低消費阻力」。

對於同時具備線下及線上通路之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而言,面對武漢肺炎自然要將觸及顧客重心擺放於線上,這時線下通路是否可以轉為「倉店合一」,全面或區域化提供快速到貨,就是能否建立出服務差異化關鍵點。

就如同餐飲業者與美食外送平台合作,也是將抽成轉為公司剩下成本做思考,在門市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而陷入低迷時,如何透過數位行銷策略活化資源,便是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建立反脆弱機制重要思考方向。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