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醫經理人找出客觀優勢,放大牙醫診所數位行銷優勢。

 

特別是進行數位行銷時,如果無法提出客觀優勢,除了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受眾都無法有所感受外,更可能因為療程服務跟競品太過接近,因此落入高同質競爭當中無法強調品牌價值。今日數位行銷受眾接收資訊時間越來越短暫,牙醫經理人單探討優勢已經無法有效提高成效,更應該思考有什麼優勢能夠讓受眾立即有感,同時又能表現出品牌獨特價值。

 

牙醫經理人想要做到上述提及成效,首先必須要思考便是避開被產品給框架。就如同今日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民眾對於食安、健康等意識越來越強烈,因此可以發現相當多產品都會訴求「無毒」;這的確是消費者挑選商品時會特別在意優勢,但如果同類型產品通通都具備這個優勢時,從客觀角度來分析就已經不屬於優勢,最終消費者還是比較是否存在其他優勢,甚至是單純比較價格。

 

這也是多數牙醫經理人目前可能於療程推廣時遭遇問題,因為病患無法理解究竟療程服務特點為何,因此才會訴諸價格造成比價問題。

 

牙醫經理人想要透過數位行銷更有效傳播療程服務優勢,首先就要先思考該如何跟受眾溝通客觀優勢;究竟如何呈現優勢才能稱為客觀?兩個切入思考方式,提供給大家參考。

 

 

  • 訴求產品功能,要與多數競品相比具優勢才有價值。

 

數位行銷做為推廣主軸時,牙醫經理人必須建立優先認知便是由於無法面對面進行療程服務說明,因此多數時候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診所都是處於被動等待民眾透過所曝光資訊來理解療程優勢狀態。

 

數位行銷本身還存在容易被比較此特點,特別是如果預推廣牙醫療程屬於高單價自費療程,民眾在確認就診前一定會於網路上收集瀏覽各家診所療程資訊以找出最佳選擇。數位行銷本身資訊取得容易且口碑公開此特性,或許會造成行銷難度提高,但如果牙醫經理人懂得掌握此特性,也能有效影響受眾放大數位行銷成效。

 

要訴求療程優勢,就不能主觀認定最大優勢為何,因為針對同類型療程,各家診所其實主觀認定最大優勢都差不多;當牙醫經理人將重點擺放於此,透過數位行銷被動接受病患判斷時,就容易落入無優勢盲點當中。

 

所謂客觀優勢,最簡單認知方式便是跟競品進行比較,有什麼療程特點是獨特或至少對多數競品來說具備優勢,如此才能稱為客觀優勢。

 

訴求品質好,如果跟更高新療程技術或更高品質醫材相比無法真正突顯優勢,比上不足比下卻有餘,那就應該以「與傳統或舊式療程更高品質」為訴求,如此才能於數位行銷推廣表現出客觀定義。

 

牙醫經理人應該找出這些客觀優勢做為最主要一級賣點,其他跟競品無法表現出差異之訴求可做為二級賣點訴求即可。

 

即使療程服務本身無法找出跟競品相比明顯有效優勢,牙醫經理人也可以跟傳統療程方式或就是醫材進行比較,只要在數位行銷模式當中能夠讓消費者自主認定這是「較好」選擇,那麼就可以稱為客觀優勢。

 

 

  • 如果療程本身無法找出優勢,就從服務面建立優勢。

 

相當多牙醫經理人或行銷人員可能遭遇更大問題是目前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診所提供之療程及產品本身就沒有辦法找出任何客觀優勢,這時可以嘗試不以產品做為數位行銷主軸,而是從診所品牌面來進行推廣。

 

這是在高同質化市場進行數位行銷時都可以進行方式,特別是相當多民眾對於牙醫療程有時除了想了解療程本身是不是具有保障,另一個想要克服問題其實是對於牙醫療程之恐懼。這方面療程需求,就並非可以完全靠產品面訴求來面對,牙醫經理人要嘗試從服務面切入,讓民眾對於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診所或醫師品牌產生信賴感,才有可能讓民眾產生安心感。

 

除了診所品牌方面可以透過服務來進行訴求,牙醫經理人也可以將重心擺放於醫師品牌規劃上。目前相當多牙醫診所都是多名醫師共同成立,每一位醫師可能針對特定療程服務或特定身份病患特別擅長。

 

牙醫經理人針對「植牙專家」「齒列矯正豐富經驗」或「兒童牙醫達人」「銀髮齒科專門診治」這類分眾訴求進行數位行銷規劃,將可以讓民眾更容易理解診所及醫師品牌定位,放大行銷成效。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全篇圖文由銀河互動網路《iMarketing銀河數位行銷學》授權刊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