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行銷、社群行銷成為選戰利器,存在哪些趨勢?

2019_03_13_P1_YouTube行銷、社群行銷成為選戰利器,存在哪些趨勢

社群行銷在歐巴馬當選美國總統後,一直以來都是選戰相當重要工具,只是不同於過去歐巴馬是利用臉書搭配YouTube行銷雙管齊下,YouTube行銷發展較慢的台灣行銷市場,選戰主要還是以臉書等社群平台為主;直到2018年,《木曜4超玩》一則與柯文哲共同拍攝的「一日市長幕僚」,在正妹幕僚學姊加持之下,創下一小時以上長片瀏覽記錄,甚至躍上YouTube平台熱門影片榜首。

社群行銷逐漸成為選戰主力布局,其中一大原因無非在於網路原生族群逐漸成為投票族群中堅主力;同時用戶接收資訊形式轉變,也逼得選務人員不得不面對次趨勢,即便平時根本鮮少滑臉書或瀏覽網路影片,也要籌組「空軍」團隊進行。

這個趨勢在在近幾年特別放大,過去網路選戰可能單純只是為候選人取得更多曝光,或是讓民代用來當做服務選民、傳遞訊息一大平台,最多也就是提供年輕政治素人一個可以跟檯面上政治人物有機會競逐機會。直到太陽花學運後,政治網路公開化開始成為一股趨勢,不單單讓既有民意代表都必須學會透過網路跟民眾溝通,2016年及2018兩次選舉從地方市議員到中央立法委員都開始有政治素人當選,特別是2018年台北市議會更產出第一名原先為YouTuber的網紅「呱吉」,更進一步驗證YouTube行銷所面向受眾及影響力對選戰可能產生影響。

藉由社群行銷甚至利用YouTube行銷做為選戰工具如果已經不再只是趨勢,而是必要現在進行式,究竟選務人員該如何面對這些網路行銷工具並善盡其用?

2019_03_13_P2_YouTube行銷、社群行銷成為選戰利器,存在哪些趨勢

  • 利用新媒體操作選戰,最忌諱就是還停留於舊思維

社群行銷YouTube行銷這類網路行銷工具,做為傳播媒介時普遍被稱為「新媒體」,被用來當傳統媒體做區隔。新跟舊之間並非只是傳媒類別差異,當中更包含傳遞速度、頻率及溝通類型轉變;而多數選務人員無法有效利用新媒體方式,便是不懂得用「新」方式來切入工具應用,還停留於舊思維操作邏輯。

台灣選務人員最一開始投入社群媒體應用時就很常見這類錯誤,粉絲專頁對他們來說就是另一個網路發佈管道,還有相當多人粉絲團內容也都只是將官網公告訊息分享過去,殊不知網友看到這些動態根本無感,自然不會對該選務人員產生任何興趣。

更別說素材呈現更需要一些投入成本的YouTube行銷,流水帳呈現方式甚至相當多人只是用手機或相機拍拍影片就上傳,如此作法可能單從呈現方式還是瀏覽順暢度就已經形成溝通障礙。

如果從近期幾位利用網路行銷有效從政壇素人變政治網紅的案例來探討,應該不難發現,能利用社群行銷YouTube行銷有效虜獲民心者,一定都懂得如何透過深度溝通方式,讓內容產生口碑效益。

2019_03_13_P3_YouTube行銷、社群行銷成為選戰利器,存在哪些趨勢

  • 透過社群平台,就該善盡溝通

選戰行銷原則上跟一般商業行銷有個相當大關連性便是「信任」建立,甚至於比起一般商業銷售,想要說服一個選民將選票投給你,更該懂得讓他相信你。而取得受眾信任第一步,除了溝通訊息更正確,另一大重點便是溝通內容必須確實傳遞,因此懂得如何利用平台建置正確訊息就相當重要。

單就YouTube來說,無論是讓柯文哲能見度大增的「一日市長幕僚」還是呱吉這位從網紅晉升為新科市議員的YouTuber,他們與受眾溝通影片素材,都是透過生活記錄方式呈現,這種影片形式也是YouTube行銷當中相當主流方式:Vlog──以影片表現部落格。

除此之外,也有如苗博雅等本身就已經在網路上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政治型網紅,除了本來就有利用網路直播方式開設「網路政論節目」外,懂得鎖定特定議題切入,更是有效放大社群行銷「分眾」及「擴散」兩大特性。

社群此機制本來就建立在一個個主題基礎上,特別是選戰本身就是一個取得多數選票就能獲勝機制,因此比起讓更多人都追蹤自己,思考該如何從以提挑選到受眾規劃,讓每一個觸及內容之受眾除了都能深度接受欲傳達訊息,更會進一步利用社群行銷機制將內容傳遞出去影響到更多人。

如果能夠掌握上述流程,網路空軍所能產生影響力及擴散聲量甚至不會比傳統選戰陸軍來得差,甚至可能切入新舊媒體融合此特性,透過網路反攻傳統媒體,放大整體聲量。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