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牙醫行銷特性,牙醫經理人該端出哪些信任狀?

2018_08_19_P1_回歸牙醫行銷特性,牙醫經理人該端出哪些信任狀

牙醫行銷就跟其他一般商業行銷相同,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消費者購買決策都是建立在「信任」之上,特別是牙醫行銷歸類於醫療類別,如果沒有建立好信任狀,無論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如何廣告推廣,可能效益都會相對有限。那麼,既然知道需要信任來降低病患疑慮,牙醫經理人是否又知道該準備哪些信任狀,才能提高觸及受眾到診率?

行銷之所以需要建立信任狀,主要原因都在於當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眾有購物、消費需求,一定代表他們有問題需要被解決;特別是牙醫行銷所隸屬醫療產業類別,所連結多半都是硬需求──意即問題本身可能牽涉極重大生活困擾甚至是生存問題。

即便是建立在剛需上,卻也可能因為療程服務涉及問題比起一般商業行銷來得深入,因此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民眾即便有需要也會花時間挑選一個最佳化選擇。特別是牙醫行銷今日面對相當高競爭,市場上充滿各種規模診所,如果本身於知名度跟診所設備、規模上不具備優勢,牙醫經理人就該懂得提出有效證明,讓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病患對診所產生信任而轉移醫療決策。

只是不同於一般商業行銷,信任狀建立視為了降低消費者抗性、提高轉換率,牙醫行銷提出信任另一個重要目的更是為了降低醫病緊張關係,讓後續療程服務更加順利。這也是牙醫經理人牙醫行銷環節必須要建立認知,相當多人都會因為肩負業績提昇重擔而讓行銷單純淪為行銷而忽略醫療行銷本質究竟為何?

那麼,談信任狀建立,究竟針對牙醫行銷而言又該備妥哪些信任狀來提高病患信賴?關鍵便在於權威及同理心兩項觀感建立。

2018_08_19_P2_回歸牙醫行銷特性,牙醫經理人該端出哪些信任狀

  • 權威感建立,就從診所品牌經營切入

權威感算醫療行銷最核心價值,牙醫行銷自然也是建立在此信任狀前提下。從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民眾進行療程服務,即便是一般日常疾病,也有人會選擇到大型醫療院所就醫,就是因為對於「權威」存在崇尚,而牙醫經理人就該懂得於牙醫行銷當中置入相對應信任狀,傳達權威感。

對於品牌之崇尚是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消費者既有特性,即便來到牙醫行銷所屬醫療產業依然也是如此,然而比起可能感覺起來都大同小異的醫師品牌塑造,權威還是必須落在診所品牌經營上──尤其今日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許多牙醫師品牌營造也都是建立於曾在什麼知名醫療院所擔任什麼職務這類診所品牌上。

從診所環境規劃、設備要求到院內人員訓練,牙醫經理人是否都有針對診所可以提供什麼服務,清楚傳遞給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受眾?許多牙醫經理人可能都認為自己有傳遞相關品牌訊息,但卻可能都落入只懂得營造高規格,而非高品質此盲點當中。

對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民眾而言,就診希望解決問題無非還是緩解疾病帶來之不舒適,因此環境、設備營造應該強調如何透過高品質要求來確保醫療服務,而非單純談論設備規格及環境多麼豪華。

正如同很多大型醫療院所,近幾年積極推廣的達文西手術設備,也並非探討這個設備多麼先進、優勢,而是透過這類微型手術如何減少病患手術負擔,誘發病患做出決策。這些推廣認知差異,都是牙醫經理人牙醫行銷當中導入權威感必須要建立觀念。

2018_08_19_P3_回歸牙醫行銷特性,牙醫經理人該端出哪些信任狀

  • 想要讓病患降低戒心,表現出同理心是必要因素

除了權威感建立,另一個牙醫行銷重要信任狀就是同理心。特別是牙醫療程對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多數民眾而言普遍存在排斥甚至恐懼心理,學會透過讓病患感受到同理心,將有助於提高其信任。同心理建立上,比起透過診所品牌或牙醫師角度出來談論,學會利用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病患實際案例,更能幫助民眾理解療程服務如何幫助他們解決問題。

在導入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病患案例進行牙醫行銷推廣時,牙醫經理人必須要避開「療效」訴求建立,因為相同療程服務對不同病患而言,可能成效都不同,即便沒有違反法規疑慮,過度訴求療程效果也可能會造成後續不必要醫療糾紛產生。

一樣是透過病患案例還讓受眾感覺到診所能理解病患需求,不妨可以依循問題建立及解決問題後,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該名病患生活改善,這兩個層面來切入放大,而醫師則是做為引導病患解決問題關鍵角色,療程當然就是為了解決問題所提出計畫。如果過度聚焦於醫師及療程服務,事實上最後只會淪為廣告,而非跟病患傳達同理心訴求,這是牙醫經理人牙醫行銷上,需要先認知的同理心植入思維。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B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