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行銷方法日新月異,是否還在用舊廣告傳播思維推廣?

2018_07_14_P1_數位行銷方法日新月異,是否還在用就廣告傳播思維推廣

數位行銷不只具備相對低成本優勢,甚至隨著工具成熟化及各種演變發展,延伸出相當多廣告傳播模式;無論是一般數位廣告、社群經營、影音行銷甚至直播行銷,同樣都是進行品牌推廣及商品銷售,如果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還是使用傳統廣告傳播思維在思考,那麼即便數位行銷產生效益,也未必是獲取最大化價值。

一般傳統廣告傳播思考就是求擴散最大量化,所以無論是電視、報章雜誌還是廣播廣告,多半都是以時間熱門度與否及發行數量來當基準;即便透過時段受眾、載體屬性多半可以推測出廣告可能被「哪些人」看到,但最根本問題還是在於無法精準預測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會有「多少人」看到,更遑論實際轉換成效又有多少?

特別是今日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的大企業普遍都不可能只在一個時間區段當中只投入一種媒體進行曝光,屆時究竟業績是透過什麼傳播媒介引導進來?多數都難以評估,又或者必須設計更加複雜行銷系統、通路規劃,又或者透過後續問卷才能略知成效。

與之相比,數位行銷本身建立於「數據」前提下,不僅每一個行銷專案都可以被監控,當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之企業同時進行多個行銷管道規劃時,還能透過Google Analytics進行多通道審視,讓企業更加明確知道哪一個流量來源最有價值,甚至是數位行銷對哪族群的受眾效益更好。

除此之外,數位行銷跟傳統廣告傳播另一個差異化便是「受眾」,今日數位族群尤其是網路原生族群,對資訊接收習性與一般傳統廣告有極大不同。企業切入數位行銷,究竟該注意什麼?又如何以什麼思考方式執行?

2018_07_14_P2_數位行銷方法日新月異,是否還在用就廣告傳播思維推廣

  • 即便是廣告推廣,也要能精準評估成效

數位行銷在廣告推廣與傳統傳播最大差異便在於「可評估成效」。事實上,如果要單就「轉換效益」來看,數位廣告並不一定比傳統媒介廣告具備效益,主要問題便在於「媒體信號強度」較弱,因此無法傳遞更強大的信任狀。

另外,數位廣告所能觸及受眾除了本身就低於傳統廣告,另一個問題更在於數位行銷觸及時間普遍短暫,因此即便單位成本較低,卻可能有相當多比例廣告預算都是消耗掉。

不想落入上述問題,數位行銷人員就該懂得做好廣告監測。談到廣告成效監測,多數人可能會想到GA等工具,但如果單純只是靠GA分析流量來源,有些時候還是會在廣告流量跟自然流量當中搞混,如此便會造成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無法在「廣告價值」跟「留存價值」兩方面做精準評估。

除了Google Analytics,Google還提供UTM(Urchin Tracking Module)連結標記機制提供數位行銷人員可以有效追蹤每一個流量來源,以便於在判斷GA時可以更加精準明確知道成效。

面對初次觸及轉換普遍偏低的數位廣告,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行銷人員都該懂得捕捉每一個消費者行為流程,如此才能評估出數位行銷中哪些導流來源價值較高、哪些又偏低。數位行銷與傳統廣告思考最大不同便在於:透過精準分析,找出對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最有利傳播模式放大,如此才能讓整體行銷效益最大化。

2018_07_14_P3_數位行銷方法日新月異,是否還在用就廣告傳播思維推廣

  • 學會迎合數位受眾喜好,才能回收行銷價值

要說兩種行銷概念相同之處,無非就是動態素材也都是主流價值。然而與傳統廣告以影音為主流,數位行銷可以切入方向就多上許多,同樣都是影片素材,除了自製影音外,直播也是一種呈現方式;甚至於品牌不自己製作,找網路名人來幫忙推廣,更是影音結合代言行銷作法。

想要發揮數位行銷這類整合價值,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企業首先就是要拋掉傳統廣告那種「以品牌價值為優先」之思考方式。並非說找網路名人代言就要拋掉品牌不顧,而是比起品牌價值,更應該思考該網紅個人品牌價值為何──換個角度想,本來就該尋找與品牌形象相符的網紅。

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多數企業都會習慣給予網紅各類限制,來引導影片方向,通常這類偏離網紅原先風格的業配最後效益普遍都不會太好,最後企業能獲得的只是花比較少錢,針對少數受眾進行曝光,自然效益不如預期。

如前面所提及,進行數位行銷就是要思考受眾喜好來取捨行銷方向,當品牌想要透過行銷提昇曝光及價值時,自然也該思考:如何做才能讓受眾願意接收訊息。否則最終只是胡亂投入一堆錢到數位行銷推廣當中,取得營收卻可能連成本都無法回收。

 

撰文者/銀河數位行銷領航員

By 0